生物发酵产业“图变”

“中国发酵工业协会”最近宣布,自9月1日起,协会更名为“中国生物发酵产业协会”,并从当日起以新名称对外办理各项事务。

一个沿用了21年的“老字号”为何赶起了“生物经济”的时髦?近日,《科学时报》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生物发酵产业协会理事长石维忱。

石维忱表示,名称变更背后是产业自身正在发生新变革。

多种产品世界领先

根据《国务院关于加强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》,生物产业位居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。生物产业重点发展领域则为生物医药、生物农业、生物制造。进一步细分,生物制造重点发展方向为生物基材料、现代生物发酵产品、精细化学品三大板块。

“就产值而言,生物发酵产业在生物制造产业所占比重大约80%以上。”石维忱说,目前我国生物制造业以生物发酵产业为主,生物基材料等方面还处于起步阶段。生物发酵是生物基材料和精细化学品加工业的基础,而后者是做大做强现代生物发酵产业的必然。

石维忱介绍,2010年,我国生物发酵产业产品产量达到1800万吨,产值为1900亿元。而在2005年,两者数据分别为800万吨、400亿元。产品种类也从此前三大类50多种发展到现在七大类300多种。氨基酸、有机酸、淀粉糖已处于世界领先主导地位。

原材料、环保压力大

尽管当前发展势头不错,但是石维忱表示,目前该产业存在四个大问题需要抓紧解决。

第一,原材料问题。目前生物发酵产业所用原料主要为玉米。数据显示,当前我国玉米产量接近1.7亿吨,加工用量约为5200多万吨,占30%以上。“根据国家相关产业政策,这个数据偏大,要求压缩加工比例,这相应地制约了产业的发展。”石维忱说。

因此,非粮原料是实现后续发展的主要路径。石维忱说,目前已有不少企业尝试用秸秆、玉米芯、棉花秆等生物质材料作为生产原料,虽然成本、技术、后处理等方面尚需改善,但已经看到很好的发展前景。

第二,技术瓶颈问题。与国外相比,我国在新菌种的研究、筛选上还有很大距离。例如酶制剂方面,长期以来,国内主要市场就被国外企业占据。所幸的是,通过国家政策扶植、科研投入、行业协会的引导,差距正在逐步缩小。

第三,节能减排问题。长期以来,生物发酵产业产生废水、能耗比较高、污染比较重。中国生物发酵产业协会方面的数据显示,2010年,生产1吨味精需要耗水85吨,2006年时更甚,需水105吨。排放方面,味精行业每吨产品废水排放量平均水平为60吨。

石维忱说,实际上,在“九五”、“十五”期间就一直在解决这个问题,一系列工作也得到了环保部门的肯定。目前柠檬酸废水中COD的去除率已经达到99%。“但为什么还要提出这个问题?主要是我国对环境保护的意识逐渐增强。在一些特殊区域、流域中,企业环保治污力度非常大,即使已经符合国家要求,距当地环保部门的要求仍有很大差距,因此环保压力很大。”

第四,标准化问题。一是产品标准,一是体系标准。由于生物发酵产业发展快,新品种不断出现,但是产品标准跟不上,整个质量管理体系也比较滞后。有时候甚至出现产品出来而无标准可依的情况。

此外,石维忱表示,这一产业也需要国家在税收政策上给予鼓励。例如出口退税问题,目前除了柠檬酸以外,生物发酵产业所有产品均没有享受出口退税政策。柠檬酸在国际上首屈一指,如果因政策因素影响其出口,势必影响到国际市场,也影响“中国制造”向“中国创造”挺进。“能不能鼓励一些资源节约型、环境友好型的企业……?”

“十二五”增速15%

在分析产业存在的问题时,石维忱也逐一提出今后的解决思路。这些思路在该协会编写的《发酵工业“十二五”发展规划》中得到系统的表述。例如,针对非粮原料问题,该《规划》就提出,在“十二五”期间,要重点支持糖蜜、木薯、甜高粱、木质纤维素等生物质非粮原料在发酵工业生产中的应用,增加非粮原料比重。其初步目标是,到2015年,非粮原料所占比重达到15%左右。

展望“十二五”发展目标时,石维忱表示,到2015年,生物发酵产业总产值要达到4600亿元以上。年均增长率要达到15%以上。要培育5家销售收入超过100亿元的生物发酵企业,10家以上销售收入超过50亿的生物发酵企业。以功能糖、多元醇、酶制剂、药用氨基酸等为代表的高成长性、高附加值发酵制品的比重由2010年的60%提高到70%以上,其中味精、柠檬酸等产品比重由2010年的24%下降到18%以下。 

作为中国生物发酵产业协会理事长,石维忱表示,今后要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重要作用。着力加强协会在产业发展、技术进步、标准制定、贸易促进、行业准入和公共服务等方面的能力建设。

“加上‘生物’两字,更体现我们行业的科技含量和长期发展的科技积淀。‘工业’变‘产业’,则是强调将整个产业链连接起来,通盘考虑。”针对协会此次更名,石维忱解释说,是要“使协会名称更科学、规范,从而更好地服务于行业和企业”。